長江商報 > 科陸電子有息債務46億甩賣15家子公司解壓   “跨國重婚案”主角饒陸華第一大股東地位喪失

科陸電子有息債務46億甩賣15家子公司解壓   “跨國重婚案”主角饒陸華第一大股東地位喪失

2019-06-21 06:42:34 來源:長江商報

●長江商報見習記者 李順

科陸電子去年巨虧債務承壓嚴重,近日公司董事長饒陸華又涉嫌“跨國重婚案”第一大股東地位被奪。

6月20日,公司公告回復深交所問詢,否認了媒體報道的董事長饒陸華涉嫌“跨國重婚案”事件,稱相關事項系女方團伙設計的騙局。但董事長饒陸華第一大股東地位失去卻已是不爭的事實。

就在前一天,深圳市國資委旗下公司遠致投資持有公司股份已超過實控人饒陸華,晉升為公司第一大股東,作為紓困主體,遠致投資稱極力看好公司發展前景,從去年8月以來通過受讓和增持,已投資至少21.32億元。

但公司慘淡的業績能否迅速復蘇還待考證。近年來,公司大舉投資光伏項目,涉足新能源汽車產業鏈,但去年收購標的頻頻暴雷,使得公司去年凈利潤巨虧12.2億元,其中資產減值損失8.58億元,而截至今年一季度,公司賬上商譽仍舊高達4.27億元,恐有繼續減值風險。

長江商報記者發現,截至2019年3月末,公司有息債務規模為46.72億元,而貨幣資金為8.06億元,短期償債壓力大。公司為回籠資金,已連續出售15家公司股權,而且終止了18億元募投的四個項目,用于的公司補充流動資金,償債壓力可見一斑。

饒陸華第一大股東地位被奪

針對媒體報道的董事長饒陸華涉嫌跨國重婚案問題,6月20日,科陸電子通過公告回應稱,相關事項系女方團伙設計的騙局。

公告稱,饒陸華與李佩佩相關事項是李佩佩團伙設計的騙局,饒陸華已于2017年初向深圳市公安機關報案,其被騙取的相關資產已被加拿大法院凍結,后續其本人將積極采取法律手段追回。從加拿大法院的相關文件了解到,李佩佩在與饒陸華認識期間,另以戀愛為由騙取加拿大黃冬冬先生錢財,黃冬冬已就李佩佩騙取財產事項向加拿大法院提起訴訟。

公司還稱,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最高法院已于2018年1月30日對饒陸華及李佩佩相關案件作出判令:婚姻因自始無效而不發生法律效力。而且根據深圳市公安機關近期出具的無犯罪記錄證明書,未發現饒陸華有犯罪記錄在案。

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董事長饒陸華的第一大股東地位就在前一天已被遠致投資所取代。

6月19日,公司公告,遠致投資花費499.36萬元通過集中競價交易系統增持公司股份101.29萬股,目前遠致投資持有公司24.26%股份,超過饒陸華83股。

事實上,遠致投資從去年8月開始已共耗費至少21.32億元受讓或增持股份,遠致投資曾表示,入股科陸電子是看中公司擁有的核心技術及完整的產業鏈布局,看好公司在新能源業務領域的發展前景,對公司發展戰略高度認可。

去年8月6日,遠致投資花費10.34億元受讓了饒陸華持有的公司1.52億股,約占公司總股本的10.78%。沉寂半年后,遠致投資再度出手。今年2月1日,遠致投資繼續通過二級市場花費至少3.78億元增持科陸電子7041.74萬股。4月26日,遠致投資又耗資7.15億元受讓饒陸華持有的1.14億股,約占公司總股本的8.09%,此次交易后饒陸華還持有24.26%股份,遠致投資持有24.19%股份,已相差無幾。

值得注意的是,6月13日公司稱,截至2019年5月6日,饒陸華持有的3.39億股公司股份處于質押狀態,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總數的99.09%,公司存在實際控制人變更的風險。

而且遠致投資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后,公司董事會也進行了換屆。目前公司6名非獨立董事中,2名由遠致投資提名,監事會成員共3名,1名由遠致投資推薦,說明遠致投資早已為入主公司做好準備。

轉型新能源巨虧12.2億

事實上遠致投資看好的新能源業務并沒有給公司帶來業績助推,反而成為拖累,正在被公司忍痛剝離。

2015年以來,公司通過股權收購、增資等方式進行對外并購,大舉投資光伏項目,涉足新能源汽車產業鏈,并向儲能領域進軍,公司的賬面商譽劇增到8.02億元。

2015年11月,公司耗資3.89億元收購百年金海,彼時交易對手上海太務承諾百年金海2015年度-2017年度的凈利潤分別為3600萬元、5000萬元和7000萬元。

然而,除了2015年當年,百年金海在2016年及2017年均未能完成業績承諾,根據公司4月2日的公告,百年金海的虧損更是高達3.73億元。此外,百年金海原實控人陳長寶私自利用公司對其個人債務進行擔保,截至目前對外擔保金額達1.73億元。

在評估基準日2018年12月31日,百年金海資產總額5.5億元,負債總額6.84億元股東全部權益-1.34億元。而原實際控制人陳長寶及核心管理團隊早已在去年陸續離職,截至2019年3月末,公司為百年金海提供的3000萬元擔保尚未解除,另有3.49億元資金被百年金海占用。

去年底公司營業收入37.91億元,同比下降13.36%,凈利潤巨虧12.2億元,光資產減值損失8.58億元。

為了使公司的業績不再繼續受到拖累,4月2日,科陸電子發布公告稱,擬以1元的價格將百年金海轉讓給深圳豐之泉,交易雙方共同約定,自目標股權變更至豐之泉名下之日起,百年金海全部的債務債權由其繼續獨立承擔。

除了百年金海,公司還對深圳芯瓏電子技術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芯瓏電子”)計提商譽減值準備1.16億元。截至2018年末,公司已累計計提商譽減值準備3.75億元,商譽余額為4.27億元,其中芯瓏電子商譽余額為3.44億元。

2018年度芯瓏電子營業收入1.36億元,同比下降20.22%,遠低于期末商譽減值測試中收入增長率的假設,利潤總額0.29億元,同比下降62.71%。若未來市場以及經濟環境出現不利變化,公司仍將面臨較大的商譽減值風險。

有息債務達46.72億償債壓力大

投資節節失利,與之伴隨的是資產負債率迅速上升,公司資金吃緊。

盡管自2015年4月以來已通過股權、債券累計融資32億元,但負債率并沒有明顯下滑,截止去年底公司資產負債率72.76%,相比2017年的68.42%,仍高出很多,所以公司一直在出售資產回籠資金。

長江商報不完全統計,2018年以來,公司已出售15家子公司股權,包括多座光伏電站和上海卡耐股權以回籠資金,股權轉讓金額合計13.60億元,收回金額合計9.38億元,另有4.22億元待收回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公司應收賬款高企,存壞賬損失風險。2018年末,公司應收賬款為24.42億元,主要按信用風險計提壞賬準備,賬齡超過1年的應收賬款余額占比由2017年末的23.33%提升至2018年末的36.69%,該部分款項壞賬風險較高,2018年共計提壞賬準備1.28億元,年末壞賬準備余額為3.64億元,恐有不能收回的風險。

由于投資收益和現金回流狀況不佳,部分銀行收緊對公司的授信對公司經營性現金流形成擠壓。截至2019年3月末,公司有息債務規模為46.72億元,其中2019年4-12月到期的有息債務本金為31.32億元,而貨幣資金為8.06億元,短期償債壓力大,而且公司已存在多筆不良信貸記錄。

科陸電子在“2014年公司債券(第一期)2019年跟蹤信用評級報告”中稱,已向高新投申請紓困資金,截至2019年5月末,相關委托貸款余額為5億元。此外,公司擬非公開發行面值不超過10億元公司債券,并已取得深圳證券交易所無異議函。

6月12日,科陸電子又發布公告稱,擬終止2017年募集18億元投資的“智慧能源儲能、微網、主動配電網產業化項目”、“新能源汽車及充電網絡建設與運營項目”、“智慧能源系統平臺項目”三個募投項目,加上去年終止的項目,四個項目已全部終止,募投項目之一投資進度只有8.01%。并將上述募集資金投資項目剩余募集資金共計約10.73億元永久補充流動資金。

責編:ZB

長江重磅排行榜
視頻播報
滾動新聞
長江商報APP
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
山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