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江商報 > 貨拉拉“會員費”盈利模式待考 大訂單少和定價難掣肘擴張

貨拉拉“會員費”盈利模式待考 大訂單少和定價難掣肘擴張

2019-06-10 07:12:26 來源:長江商報

    長江商報記者  宋金  武漢報道

    距離行業獨角獸一步之遙的貨拉拉再次被約談。

    5月29日,貨拉拉平臺被上海市交通委執法總隊、交警總隊和城管執法部門聯合上門約談,責令限期一個月內整改,在6月29日10點之前,清除所有設置車身上的違法經營性廣告。這是繼去年9月份,貨拉拉平臺因違反規定被城管執法部門上門約談,并處以3萬元最高上限的行政處罰后,再一次被上門約談。

    資料顯示,貨拉拉于2013年創始于香港,以平臺模式連接車貨兩端,提供“互聯網+”同城物流服務。2014年,貨拉拉進入中國大陸。截至目前,貨拉拉平臺已擁有注冊司機400萬以上,并服務于2800萬用戶。

    據公開信息統計,截至目前,貨拉拉已獲得六輪融資,融資總額近5億美元。中國交通運輸協會新技術促進分會專家委員解筱文認為,貨拉拉目前處于開拓市場階段,意欲搶占增量市場,做大規模和體量,以占有市場主導地位,獲取發展先機,盈利模式雖新穎,但從長遠看還要經歷市場的考驗。

    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,兩次約談并罰款,問題集中在車身違法經營性廣告。“類似車身廣告,順豐速運、京東物流等企業比貨拉拉可能更甚,但這些企業起步早,業已具有足夠的社會影響和市場地位,政策相對比較寬容。而對于貨拉拉,起步晚,目前還不具備這樣的影響力。限制和整治貨拉拉車身廣告,其線下市場營銷宣傳必然受到一定影響,預示著這種低成本營銷宣傳的路未來很難再進行。”解筱文對長江商報記者表示。

    按月收取司機會員費盈利

    6月6日,長江商報記者在貨拉拉平臺上下單,從武漢火車站到東湖路169號,11公里的路程需要25分鐘,出租車23元左右,貨拉拉平臺顯示,小面包車43元,中面包49元,依維柯86元,中貨車118元,6米8卡車280元,7米6卡車330元。等候了五分鐘,有司機接單了,是一輛五菱宏光的面包車。“我是今年初在貨拉拉平臺上注冊,充了600元會員,屬于中等會員,每天有10單左右。”“為什么要充會員?”,“不充不行,不充會員都搶不到。”貨拉拉司機向長江商報記者介紹,短途單也就賺個幾十塊錢,長單利潤比較高,再就是搬運的費用,貨越多越賺錢但人也更辛苦。根據貨拉拉的搬運的收費標準,大件物品在沒有電梯的情況下,大件物品附加費=大件基礎搬運費(25元)+大件樓層費(3元/件/層)。比如一個大箱子或電視/洗衣機,從6層搬下來就需要43元,再搬到沒有電梯的3層,又需要34元,共需77元。以北京為例,如果30公里的一次搬家,有3-4個大件,那么全部的搬家費用可能達到300-400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當記者表示就自己一個人時,司機也同意上車,而根據貨拉拉平臺的規定,副駕駛隨貨跟車人員除外,司機是不能接客運單的。

    隨后記者致電貨拉拉客服反映該情況,客服表示司機違反了平臺規定,會對該情況做一個說明并責令司機改進。與多數貨運App不同,貨拉拉當前對司機的收費不是抽成,而是按月收取會員費,這種模式在業內尚屬首創。貨拉拉根據每月充值價格不同將司機分成初級、高級、超級會員3檔,依靠會員費實現盈利。而不同等級的會員會有不同單數的搶單限制,平臺也會優先派單給超級會員,其次才是高級會員和初級會員。據悉,在深圳、廣州、上海、重慶、西安等重點城市,貨拉拉已率先實現單城市盈利。此外,貨拉拉方面也透露,公司于2014年出海東南亞,泰國分公司已宣布盈利。

    針對司機,貨拉拉官方的說法是能夠達到月入過萬,但是貨拉拉司機真實收入還是要看接單的數量。貨拉拉的計費標準是每五公里20元、40元、45元、80元,根據車型大小劃分,車型有小面包車、中面包車、小貨車、中貨車。五公里之外的收費同樣是根據車型的不同來收費,每公里3至5元不等。一天收入在幾百元到幾千元。

    萬億同城貨運市場待掘金

    據Analysys數據顯示,2014年國內同城貨運市場的市場規模在8000億元左右,2020年同城貨運市場規模將達到14245億元。2015年下半年開始,瘋狂的O2O創業熱潮開始消退,收縮業務。

    在混戰激烈的同城貨運領域,不少平臺因用燒錢補貼的模式去獲取客戶,導致資金鏈斷裂。

    據網經社旗下電商物流快遞網顯示,市場洗牌之后,目前同程貨運平臺有貨拉拉、滿幫、福佑卡車等。雖然其它競爭對手中只有極少數企業在規模上可與貨拉拉一較高下,可大部分競爭者雖然規模拼不過貨拉拉,卻能在自己熟悉的地域城市中與貨拉拉展開競爭,無形中給貨拉拉的擴張、運營帶來了成本消耗。

    這些大城市、地域范圍內的小規模競爭者嚴重制約了貨拉拉在定價權的話語權。貨拉拉、快狗等的問題在于:訂單多但是大訂單少,貨車多但是完全合規的貨車少。貨拉拉現階段的解決方案是,只能通過會員等級調控司機端訂單分配,給予平臺優質司機(購買會員,甚至是購買高級會員的司機)足夠的訂單,保證運力。平臺和司機合買車輛,保證運力的同時保證車輛的合規性,另一方面還加深了和司機的利益捆綁。而快狗打車近期在深圳上線了同城小件服務,同樣也是對同城貨運服務的一種延伸。

    針對互聯網同城貨運市場現狀,解筱文認為,現實市場較大,但競爭對手以及潛在對手較多,而其產品技術含量不高,商業模式單一,在未來發展中需要進一步探索新的模式和業態,可通過協作共贏,融合發展實現自身更大發展。細分化市場和精細化運作將成為新“貨拉拉們”的征程。


責編:ZB

長江重磅排行榜
視頻播報
滾動新聞
長江商報APP
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
山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